簡(jiǎn)介

陳家林 歸亞蕾 劉文治 李志 周小斌 張鐵林 王剛 王冰 斯琴高娃 李光潔 王之夏 丁海峰 李建群 朱旭 王輝 鄧立民 王繪春 馬景龍 國產(chǎn) 大陸 2004 查看整部劇情

  臺灣——這是一片美麗富饒、遠離兵燹、浸滿(mǎn)希望的土地!從明朝開(kāi)始,中國大陸百姓便已成規模移民到這里。1662年鄭成功趕走了荷蘭侵略者,更多的福建平和人、草山人、泉州人來(lái)到這里。1683年清政府統一臺灣后,大陸百姓移居臺灣墾荒形成高潮。從此,這些福建人有了自己新的稱(chēng)謂——墾民;他們也有了自己公選的頭領(lǐng)——墾首??删驮谇∥迨赀@些墾民造反了……
  這是典型的官逼民反!帶頭造反的人是林爽文,理由很簡(jiǎn)單:就是戰死,也比餓死了強!沒(méi)造反,還不是一樣被砍頭?造反的墾民攻城池、殺貪官、開(kāi)倉分糧,勢如燎原!很快,臺灣一府三縣只剩下彰化還在官軍手里。墾首林石跪阻于橋頭,可林爽文哪里肯聽(tīng)!他舉刀一揮:“走,跟我攻下彰化縣城,死了也是個(gè)飽鬼!”
  報急的折子送到京城,乾隆急調??蛋哺芭_平亂。??蛋猜蚀筌姷珠}卻并不登臺,他讓兵士們查賬,并找來(lái)林家的家譜。更讓福建巡撫擔心的是,??蛋簿尤贿€要將未造反的墾首林石接到福州!情急之下,巡撫密遣殺手要在海上將林石“做掉”!哪知??蛋矊Υ嗽缬蓄A料。
  “臺灣定則東南定;東南定則海疆定;海疆定則江山永定?!备?蛋怖斡浭プ婵滴醯鄣挠栔I,堅持對臺以安撫為主的方略。登臺后他讓墾民下山,并保證不予追究。但臺灣知府卻攛掇總兵柴大紀在半路將墾民截殺。??蛋泊笈骸白宰瞿醪豢苫?!”尚方寶劍下,巡撫抵頭,貪官被殺,起義被平定了,林爽文等人也被押送京城。乾隆頒發(fā)了臺灣六十年免稅的上諭……
  六十年后,福建大旱,何瑾受道光之命赴閩賑災。他原以為從治下大豐的臺灣征稅加糧是一個(gè)不用打擂臺就可以撈足個(gè)人政績(jì)的再簡(jiǎn)單不過(guò)的方法了,可在新一代墾首林定邦面前被斷然否定:兩成稅不行,因為大清國都是一成!官場(chǎng)中的野心家在代表墾民利益的墾首面前惱怒了!他找來(lái)了藩臺:“我要換墾首!”
  為取悅官府,壓倒林定邦當上墾頭,鄉約吳和尚貸糧三萬(wàn)石暗中捐往福州。同時(shí),何瑾與彰化知縣莫勤聯(lián)手使林定邦之子林文察科舉未中,林定邦的墾頭終于被免掉了。當上墾頭的吳和尚原以為從此自己的話(huà)就是王法了,想提高林姓的稅糧補還糧商的貸糧,林姓墾民哪懇多交,兩姓遂生械斗。貸的糧還不上,吳和尚的兒子又病憂(yōu)而死。為“沖喜”,吳和尚讓吳亮帶人到曾家欲搶曾琴娘為死去的兒子成親,被林文察打得落荒而逃。
  家事未平,國難卻至。不久英軍欲占臺灣,姚瑩置何瑾不準開(kāi)炮的軍令于不顧,率軍奮起還擊,林定邦率墾民一同參戰。關(guān)鍵時(shí)刻,林文察帶高山族人趕來(lái)助陣,軍民協(xié)同,兩戰兩勝,全殲上岸英軍,生俘兩百七十多人!取得了鴉片戰爭史上輝煌的勝利!
  慶功宴上,姚瑩讓真正的功臣林定邦坐上首席,并讓他重新當上了墾頭。而姚瑩自己卻因清廷其它戰場(chǎng)的失敗為英軍所迫而反被革職流放。面對人生如此際遇,姚瑩坦言:“茍利國家生死以,豈因禍福避趨之?!迸R行前,他向何瑾提出的惟一要求是他走后不要換了林定邦的墾頭之職,連何瑾也為之動(dòng)容。雨夜海邊,林定邦舉起給姚瑩送行的茶碗,兩個(gè)鐵打般男人的淚流在了一起……
  為救姚瑩,林定邦進(jìn)京送萬(wàn)民折,在海上被吳和尚槍殺!為替父報仇,林文察夜闖吳宅,制服官軍,手刃吳和尚。墾首之爭終于演變成兩姓的仇殺大案。官府袒護吳家,林文察被判處決。為救丈夫,曾琴娘在囚車(chē)前喊怨自裁。面對這又一條人命,何瑾不得不對林文察做出“不判不放”的處置。這一關(guān)就是七年……
  為平南方匪亂,孔昭慈受左宗棠之命赴臺為大軍籌糧。面對莫勤的暗中阻撓,孔昭慈利用丁之健,重審“林吳案”,扳倒莫勤,抓判吳亮,征到了軍糧,林文察也終于出獄了!孔昭慈說(shuō)服戴氏欲起用林文察練勇押糧,但早已被何景收買(mǎi)的丁之鍵卻搶先拉攏曾阿汕背叛林家,籌錢(qián)募勇,自辦團練,壓制林家。是林文察率二十多團勇及時(shí)趕到,擊退了海匪,保住了孔昭慈和他的運糧船隊。左宗棠親授林文察四品頂戴,委以臺灣團練總辦?;嘏_后林文察仍用曾阿汕為副辦,對林家忠心耿耿的阿三告誡林文察:“曾阿汕那人反骨可是寫(xiě)在臉上?!绷治牟觳灰詾槿?。
  福建戰場(chǎng)上,福建官府和浙江官府的矛盾使林文察第一次參戰既被清軍所陷害。當林文察聽(tīng)到一聲炮響率勇沖進(jìn)敵陣的進(jìn)候,綠營(yíng)和曾阿汕卻在兩聲炮響后才開(kāi)始進(jìn)攻。盡管孤陷敵陣的林文察最終直搗敵巢,建立奇功,但從此不得不離開(kāi)福建轉而跟隨左宗棠開(kāi)始在浙江打仗。而此時(shí)曾阿汕的態(tài)度很明確:“我只跟著(zhù)何大人!”幾年后,林文察已擢升為記名提督,他和福建官府的矛盾也更趨激化……
  福建戰事未平,臺灣匪亂又起。戴氏讓朝棟、朝昌和墾民一道堅守御敵。而曾阿汕坐視彰化城破不救,致孔昭慈自殺。林文明要和曾阿汕火拼,林文察趕到卻將二人一同罷官投獄,自己也欲行辭官。何瑾奉旨勸林文察出仕,不得已請出了老夫人。戴氏大義坦言:“自古以來(lái)無(wú)論做大事小事,都只有兩種選擇。一是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,一是做自己力雖不及但義不容辭的事?!绷治牟熘斪衲赣?,上任福建水陸提督后,大力整頓軍紀,查懲貪墨,最后戰死在萬(wàn)山關(guān)。
  林家被封宮保弟,可死傷臺勇的欠餉卻沒(méi)有著(zhù)落。林文鳳帶臺勇多次與官府沖突,戴氏憂(yōu)心忡忡。為接濟臺勇,戴氏攜朝棟到泉州找到大商人楊贄,商談開(kāi)發(fā)樟腦之事。心地善良的大小姐楊水萍爽快的答應說(shuō):“我們家一定幫忙?!笨蓷钯椩鐝墓俑弥⒁旨业南?,他告訴楊水萍:“這個(gè)時(shí)候我們不能幫林家!”可他哪里知道,女兒已不知不覺(jué)中對林朝棟心生愛(ài)慕。
  正當楊水萍陪戴氏朝棟返回臺灣時(shí),林家出了大事!林文明為救被官府抓去的林阿培,夜闖道臺衙門(mén),被曾阿汕槍殺!
  受林朝棟求托,楊水萍擔起了林家安排后事的擔子。她輕輕依在戴氏的身邊問(wèn):“當年朝棟他爺爺被人害了,您是怎么挺過(guò)來(lái)的?”戴氏回答:“天塌下來(lái)有地頂著(zhù)!”是啊,男人在這里是天,女人在這里是地,天在一次次塌下來(lái),地又一次次把天撐起來(lái)!
  林文明被朝廷定為兵變,楊贄得悉此事,忙安排女兒去英國讀書(shū),而楊水萍聽(tīng)說(shuō)后卻毅然離家渡海來(lái)到了霧峰——大雨中,她走進(jìn)林家祠堂,輕輕抱住了絕望中的林朝棟……
  戴氏要進(jìn)京告狀,被官府阻于碼頭;林家傾其所有競包樟腦山,又被官府從背后支持吳亮而落敗。就在林家最困難的時(shí)候,楊水萍嫁給了林朝棟。這是一場(chǎng)在西洋的《婚禮進(jìn)行曲》中完成“夫妻對拜”的結合!所有墾民的歡呼,宣示了這個(gè)家族孕育的不屈生命!
  看到日本人說(shuō)翻臉就翻臉,連官府也要自己做樟腦掙錢(qián),想一腳踩死他,楊贄終于出手了!他買(mǎi)通北洋的人,開(kāi)來(lái)了火輪,用洋槍驅散了碼頭上的官軍,老夫人終于離開(kāi)臺灣,踏上了進(jìn)京告狀的路程。楊家也因此受到牽連,商行被一一查封。
  北京,戴氏將狀子告到都察院,兩位副都御使行文福建,福建官場(chǎng)決定拋出曾阿汕做替罪羊。曾阿汕雖被抓,但林文明的案子仍然未翻。林朝棟徹底灰心了,要去北京接奶奶回來(lái)。楊水萍搜集了福建官場(chǎng)和臺灣官場(chǎng)貪墨的罪證交給了林朝棟。北京兩位副都御使因此案涉案太深,無(wú)法追究,只好準備馬車(chē)送老夫人回臺,老夫人哪里懇走?左副都御史告訴老夫人,你住到長(cháng)沙會(huì )館去,那會(huì )有人幫你。果然,成老五等湘軍邦戴氏見(jiàn)到了征戰回來(lái)的左宗棠。這時(shí),林朝棟也帶著(zhù)證據到了北京。兩宮太后召見(jiàn)戴氏,林家的案子終于得以平反!滄海百年
  老夫人回家了!鞭炮炸響,歡笑震天!楊水萍、幾位叔公和力八、阿培以及成千上萬(wàn)的墾民都來(lái)迎接!看著(zhù)新蓋的宮保第門(mén)樓,戴氏和林家的人無(wú)不激動(dòng)萬(wàn)分,喜極而泣!……
  阿翠抱著(zhù)孩子找到了戴氏,善良的老人把幾甲田契放到了曾是自己仇人的孩子的衣服里。轉日,楊贄和劉老板帶著(zhù)兩位大夫來(lái)給老夫人看病來(lái)了。大夫告訴林朝棟:“老夫人是靠著(zhù)一股心氣撐持著(zhù)自己的生命??!”
  戴氏自感已時(shí)日無(wú)多,讓朝昌把家里人都叫到了祠堂。臨終遺囑:“我們林家這個(gè)林字是兩個(gè)木……一個(gè)木在福建,一個(gè)木在臺灣……一個(gè)木是國,一個(gè)木是家……”老夫人歷經(jīng)七十多年的風(fēng)風(fēng)雨雨,將家國同構的遺訓告訴了后人,安然而逝。
  又是幾年過(guò)去了,中法戰爭暴發(fā),為守住臺灣,朝廷命劉銘傳從安徽調一千兵立刻去臺灣。但由于法軍炮火所阻,劉銘傳軍使終未能抵臺。為使劉銘傳軍能夠搭英艦登臺,楊水萍提出把煤礦的股份讓出一部分給英國人。隨后楊水萍帶著(zhù)七個(gè)月的身孕渡海勸劉銘傳更衣上船。劉銘傳雖登船卻不愿在轉讓基隆煤礦的協(xié)議上簽字,楊水萍急了:“你是欽差大臣,可以從權的呀!”
  英國商船上,楊水萍在眾淮軍官兵“媽祖娘娘保佑”的祈求聲中分娩了!清援臺大軍終于登岸。無(wú)數淮軍官兵舉槍送楊水萍上岸。震天的吼聲響起來(lái):誓死守住臺灣!誓死守住臺灣!
  為能協(xié)調好湘軍和淮軍守住臺灣,林朝棟讓林朝昌和自己故意翻臉。而劉銘傳下令封礦,準備與法軍大戰。
  1884年7月,法軍來(lái)犯,劉銘傳率軍奮勇抗擊。法軍首擊雖未能突破,但仙洞嶺等三座炮臺被法軍炮火所毀。劉銘傳和林朝棟果斷決定炸毀基隆煤礦。當法軍再犯基隆登岸逼近煤礦時(shí),林文鳳率勇將煤礦炸毀。之后,林朝棟和清軍一道與登岸法軍展開(kāi)激戰取得勝利。不久,劉銘傳率軍馳援滬尾,獅球嶺只剩下了林朝棟的五百臺勇。此時(shí)法軍調來(lái)一千兵猛攻上來(lái)。
  大雨中,林朝棟對剩下的衣衫襤褸的臺勇們說(shuō)道:
  “各位叔伯兄弟,
  今天在這里的有林姓、有陳姓、有沈姓、還有辜姓。
  不管你們姓什么,
  每個(gè)人都是大清的子民,
  都是臺灣的子孫!
  這座獅球嶺就是我們每個(gè)姓氏的祠堂!
  不管是哪一個(gè)人,
  如果能夠死在這里,
  就等于將自己的牌位供到了祖宗的靈堂上——死得其所……”
  棟字軍與法軍展開(kāi)殊死搏斗。楊水萍及時(shí)帶臺灣百姓趕到,法軍大??!臺灣保住了!
  臺灣建省了!
  林朝棟出任了臺灣撫墾局,樟腦專(zhuān)賣(mài)局和鐵路枕木局局長(cháng)。
  在他主持修建的臺灣第一條鐵路上,他和楊水萍帶著(zhù)他們的孩子,迎著(zhù)朝陽(yáng)跑向遠方,奔向臺灣的未來(lái)!

97精品人妻中文永久在线-一区二区精品乱伦-国产一二三区在限观看-亚洲AV成人码一区二区毛片